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书
女医生让我射

提示: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(一)

婚后老婆久未怀孕,有年的夏天,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,并让我先去,说是男的简单。我答应了。那年我31岁。

为了避人耳目,我特地选择在中午的时候过去,人少一点。到了医院的泌尿科,只有一个女医生,三十齣头,168左右,较丰满。穿一件短袖白大褂,隐隐约约可见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内裤。衣领较低,第一颗扣子水平高耸着。从衣服上的字样看,是个外地来的进修生。

进门后,我问:「只有你一人吗有沒有男医生」

「沒有,都去午休了。怕难为情」很豪放的口气。

这么一来,我倒忸怩了,忙说:「沒有,沒有。」

「那就坐下吧!」

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。

「什么问题性病」

「不是不是,是不能怀孕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。」

「那简单,」她翻开病歷:「问你几个问题,別怕难为情。我是医生,也已经结婚了,有一个小孩。」她的态度很好,盡量想驱除我的顾虑,我有点喜欢她了。心想,这个女人不错。

「性生活正常吗」她问。

「什么样的叫正常」

「好吧,这么问,能正常勃起吗」

说实话,我以前是勃起很快的,可能结婚久了,老婆的身体对我刺激不够,近来,经常要老婆用手搞几下才硬。

「怎么,又不好意思了沒事,盡量实说,好吗」她看我犹豫,问了我一句,我只好把实情相告。

「哦,有多久了」

「一年了吧!」

「结婚多久了」

「一年半。」

「这么快就对老婆沒兴趣了」她开玩笑的说。

「沒有啦!这样算是病吗」

「不算,很多人都这样,最后能勃起,那不算阳痿,不过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强烈。老婆沒意见啊」她在和我唠家常。

「可能有吧,有时候。」

「一周有几次」

「不一定,大概一个月三、四次。」

「还算正常,一直这样吗」

「结婚以前比较多,几乎每天,有时一天最多会有六次。」我有点放松了,语气也放肆了点。

「这么厉害」她有点不相信。

「我说的是最多的一次了。」

「嗯,现在勃起硬吗」她扭动了一下身体。

「比以前差,要进去来几下才会硬一些。」我彻底放松了。

「时间长吗」

「不停的话,十分钟左右。」

「射精强烈吗」

「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来会强烈一些。」

「你喜欢这个姿势这不容易怀孕,后入式会好一些。」

「我也喜欢。顺便问一下,女人喜欢后入式吗」我趁机调戏。

「是吧!」她含煳地回答,「你的性生活基本正常,做个精液检查吧!」说完,她俯下身,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。这时候,我通过衣领看见了她的里面,比较大,小弟弟似乎有点蠢动。

「到隔壁房间去,弄在里面。」她把瓶子递给我,指了指一道门。

「幹什么」我一下子沒反应过来。

「把精液射到里面,用手淫的方法,別告诉我不会。」

「哦,会的,不过……」

「不过什么」

「沒什么,在这个地方,大白天可能比较困难。」我说。

「放心吧,沒人的,有困难再说。」

我心想,这是什么意思当时也沒想下去,就进了屋。其实,里面很小,有一张医院检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检查用具。我放下瓶子,拉开裤子拉链,拿出小弟弟。它很软,很小,龟头被包皮包住。我开始撸动它,沒什么反应。

这时,听到门外的医生发出了一点响声,我突然觉得,这女的这么开朗,又丰满,做爱应该不错的。想到这里,小弟弟有了动静,过一会儿,就大了。我闭上眼,想着医生,手使劲地来回撸动……

忽然,我想起了刚才她说的话:「有困难再说。」难道有困难她可以帮助我决定试一下。我放开阴茎,让它软了下来,坐在检查台上休息。看了一下表,进来已经有十几分钟了,这时候我故意把检查台弄得很响,好让她听到。又过了五、六分钟,我放好小弟弟,但不拉拉链,开门走了出去。

「好了吗」她问,脸有点红。

「沒有,出不来。」

「怎么会呢那么久了。」

「我也不知道,我很用力了,它就是不射精,皮都有点红了。」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说,显得有些害羞。

「好吧,我来帮你一下吧!」她犹豫了一下说道。

我心里一阵激动,真的会帮我啊口里却结结巴巴的说:「这……这……」

「进去吧!」她关上了大门,让我进入里间。

「楞着幹吗」她一边说,一边看了我的裆部一眼。我应了声,掏出阴茎,「不行,得把裤子脱下来。」说完,她转身去拿了一瓶东西和一个保险套。

她让我两腿分开躺下,撕开保险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,打开瓶子,从里面倒了点液体出来。

「这是什么」

「石蜡油。躺好吧!」她走过来,用左手把阴囊拨上去,然后右手食指往我的肛门里伸:「別紧张,放松。」我努力放松,她伸了进去,大概有1厘米深。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插肛门,又是个丰满的年轻女性,感觉有种非常舒服的异样感觉,就叫了一声。

「痛吗一会儿就好。」她手指继续进入,约有4-5厘米,然后用左手握住我的阴茎。这时候由于兴奋,阴茎已经胀得很大了。

「很硬嘛!」她说:「只是包皮长了点。」她试着往下翻开了包皮,鲜红的龟头就全在外面了。接着,她的右手轻轻的在肛门里动了起来。这一刻,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,其快感极其强烈,非常舒服,决不亚于插入阴道。我又叫了一声。

「难受吗」她问。

「不是,太舒服了。」我直接应了声。

「这叫前列腺按摩,很多人故意会来要求做。」

我突然感觉有些忍不住,阴茎跳了一下,「如果要出来了,你讲一下。」她说。

「好的。」一会儿后,「嗯……我想要来了。」我说,她放开我的阴茎,拿过空瓶对着我的龟头,右手继续按摩着前列腺,同时说:「自己动一下吧!」我用右手使劲撸着阴茎,她眼睛盯着,看我手淫,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!

突然,精液以超过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强烈地喷了出来,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点,并且,阴茎连续跳动了十几下。这一刻,我觉得我像神仙。

「好了。」她的声音惊醒了我,我起身,说了声谢谢。她问:「谢什么」我说:「这是我这辈子最愉快的一次射精。」

(二)

「你三天后来取报告。」

「我还想找你看,你什么时候在」由于太过美好的经歷,使得我想和她搞好关系。

「一周后吧,那天我值班。」

看得出,她对我沒有反感。何况,她是一个外地人,应该会愿意在这个城市交个朋友的。我所处的阶层也不错,我充满了自信。

一周后,我在同一时间又到了医院。到诊室门口一看,她正在看病,是一个男病人。

我打了个招唿:「你好,医生。」

「哎,你等一会吧!」她认出是我。

我在旁边坐下,看着他们。

一会儿工夫,病人说了声谢谢后就走了。我过去说:「我来拿报告。」

她翻出一张报告,看了一下,说:「是你的问题了,你的精子活力不足。」

「有什么办法吗」

「比较困难,主要看运气了。同时注意保养一下身体,调整一下节奏。」

「调整什么节奏」

「性生活的频率。你以为是什么」她笑着回答:「盡量少一点,同时选择在你爱人最容易怀孕的时候进行,注意一下体位。」

「什么样的体位比较好」

「还是后入吧!完了以后让你爱人再多跪一会。」她又有点脸红,我喜欢。

「好的,谢谢医生,我以后再来看你。」

「不行了,我一个月后就要回去了。」

我们聊了起来,原来她来自一个县医院,一个月后进修就结束了。我决定抓紧时间:「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」

「为什么」

「你帮了我,况且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,我们交个朋友吧」

「好吧!这样,我2点下班,要不我们去喝茶吧!」她比较爽快,同时提了个建议。

「好的,那2点30分我在春天茶室门口等你好吗」约好以后,我就起身先走了。

2点,我到了茶室,这个时间段人比较少。我挑了个僻静的包房,要了壶乌龙。2点25分,下楼去接她,刚好,她到了,穿一件白底细花的无袖长裙,很有味道。

寒暄一番后上楼坐定。这个包间不大,约可容纳四人,凳子是火车椅式的,有沙发埝,我和她面对面坐下,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以拉近距离,在此就不赘言。

半个小时后,我们已经很融洽了,几乎无话不说。她是一个大方的人,生了一双丹凤眼,这种眼睛的人容易搞。

「你来了一年,只回去过一次,你老公沒意见吗」我开始试探。

「有啊!他来过很多次,他有车,反正路也不远。」

「他来幹吗呢」

「你说能幹吗」

「他要求强烈吗」

「可以说,非常强烈,每次一到就要来一下,到晚上还要有。」她笑着说,脸上写着幸福。

「那你呢」

「我还好,比较被动,但容易被他激起兴趣。」

「你不在,他怎么办找其他女人」我问。

「应该不会,他很老实,不像你那么会说。他会自己解决。」

「你是说手淫」我故意选择这样的用语。

「是的,他会告诉我,我也知道他有这个爱好,我在家的时候,他也经常这样。」

「我也喜欢。很怪,男人都这样。不过,上次你给我检查的时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。我觉得我有时候比较变态。」

「为什么这么说」她问。

「我喜欢手淫,还喜欢当着其他女人的面前手淫,也喜欢女人帮我手淫。我觉得有人看着我,我很兴奋。」我一边说,一边将一只手放在裆部揉了几下。

「你不会又想了吧」

「是的,你介意吗」我边说边拿出了阴茎,它已经胀大了。

「在这里你也敢啊」她看着我套弄自己的阴茎,以颇有兴趣的口气说。

「沒事,服务员不会来的,这家店的老闆娘与我很熟。」我使劲地套弄着,「你来帮我好吗像上次一样。」说着我站了起来,走到她面前,勃起的阴茎对着她的脸。

她盯着我的阴茎:「其实,你的挺大的。不过像上次那样可不行,只能搞前面。」说完,她用说握住我的阴茎。很烫的手,很舒服。

她翻下我的包皮,职业性地检查着,很认真。「不错,挺干净的,不过有一点味道。」说完,她用餐巾纸蘸了点茶水,仔细地清理着我的龟头。完了以后又用鼻子闻了闻,对我说:「你坐下吧,我来弄。」

我在她身边坐下,抱住她,把手放在她的胸前,问:「可以吗」她点了点头。我从领口处伸了进去,妈的,真大!真软!乳头很硬、很大。我使劲地搓揉着,全身有幸福感。她的手温柔地帮我手淫着,我们都不说话。

过了一会儿,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,感觉她的大腿根部已经湿了。「等一会。」她用手挡了我一下,接着,她除下了内裤放在一边,站起身,拿了块湿毛巾擦自己的阴部,「我刚解过小便。」她解释道。

我趁机撩起她的裙子看她:「真的不错!」她的屁股很大,很翘;阴毛较多且密,有些硬;小阴唇薄薄的,从阴毛中露出一大半;肚子上沒有花纹,也不松弛,稍有些鼓。

「我是不是很胖」

「不,很好,我喜欢女人有些肉感的。」

她坐了下来,手握我的阴茎:「其实,我喜欢给男人手淫。」

「你自己有手淫吗」

「有时。」

「用工具吗」

「大部份情况下不用。但有一阵我有点疯狂,试过很多东西。大学时候,不懂事,乱来的。我喜欢性爱,大学时几乎天天和男朋友做爱。」

我听了很激动,两个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,使劲抽插,她流了很多水。她的阴道弹性很好,一个手指和两个手指的感觉差不多。

「我喜欢你弄我。」她的头趴在我的阴茎旁,低声说道。

我来了兴趣,这是一个敢于尝试的女人。我放开她,让她躺下,分开她的双腿,舔了一下她的阴部,她抖了一下。「试试杯子怎么样」说完,我拿起一个小茶杯,在她湿润的阴道中缓慢地塞了进去。她的阴道收缩着,很是好看。

「我坐到你身上来吧!」她要求着。她背对着我,用手扶着我的阴茎,缓缓的坐了下来。屁股真的很大,又白,我的阴茎更硬了。

她上下不断地套弄,我在后面欣赏她的大屁股。突然,门口传来了脚步声,服务员问道:「要加水吗」我把门拉开一条缝,说:「不要。」

「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按铃。」服务员显然看到了什么,立即走开了。

曝光的风险刺激了我们,我们两人像畜生一样搞着。她流了很多淫水,滑滑的,我用手指沾了一点,捅向她的屁眼,慢慢地伸了进去。

「舒服吗」我问。

「很刺激。」

鼓励之下,我伸进了大部份的手指,并动了起来,她快乐地呻咛着。服务员又走了过来:「你们轻声点。」

这是一家不错的茶市,晚上有小姐。我一转念,趁机拉开了房门,让服务员彻底看清楚我们:「对不起,我要两块湿巾,再加点水。」服务员红着脸走了。过了一会,老闆娘走了过来,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,手里拿着我要的东西,说:「你们轻声点,楼下都听到了。」

我来过这里几次,她帮我拉过皮条,很熟。「她是我朋友,沒关系的。」我指指女医生说。

「你好福气,你的女朋友很性感。」老闆娘笑瞇瞇的说,看着我们做爱。

过了十分钟左右,龟头开始感到酥酥麻麻的,「我要射了!」我嚷着。

「等一下。」她把屁股挪开,让阴茎从屄里脱出来,然后用手来套撸我的阴茎,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道。「你们可真会搞。」老闆娘看着我们手淫。

「我要高潮了……」女医生有些狂乱了,她放开我的阴茎,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劲地搓自己的阴蒂,随后叫了一声,全身痉挛,倒在了我的身上。我使劲地套动着鸡巴,也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喷了出来。

(三)

茶室的经歷,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这个女人是个真正的女人,她本体愿望强烈,喜欢尝试,兴趣来的时候什么都可以。我弄不清她还有什么令我感兴趣、使我热血沸腾的内容。人在正常的生活以外有一些令人激动的事,是一种幸福。好色,是我生活的原动力;尝鲜令我始终热爱生活,在正常的性生活以外加入一些稍微有点变态的内容,总能让我心神荡漾。

我要把握好剩下的一个月。

不久,我接到她的电话,让我请她吃晚饭。我想,我懂她的意思。

晚饭地点选择在一个火锅店。我到的时候,她已经坐好了,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女人。

「你好。」我故作姿态的打着招唿。

「嗨!我来介绍一下,这两位是我老家的好朋友,阿楚,阿环,下午刚到,我请她们一起来吃饭,不介意吧」

「当然不介意。你们好!」

「我们不好,沒你好。」阿楚说完咯咯大笑,笑声暧昧。

我仔细地打量她们俩。阿楚,约1米68的样子,圆脸,皮肤白皙、胸部丰满、面容较好,和善;阿环,身材苗条,长相可以用美丽来形容,令人一看就喜欢,好像不爱说话。总之,是两个尤物。

「你们是好朋友,好到什么程度啊」我问。

「李朝的事,我们都知道,我们的事李朝也都知道,你说好到什么程度」阿楚笑瞇瞇的应道。女医生叫李朝。

「真的吗」我问李朝。她说:「是的,都知道了。」居然还加了个了字。我有点不好意思,「你別不好意思。」阿楚安慰我。

「嗨!我碰到了三个豪放女。来,敬三位一杯。」

「酒我喝了,但我可不是什么豪放女,她们俩是。」阿楚分辩着。

有女相傍,酒还是喝得很愉快的。到晚上9点左右,我们已经聊得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了。

「我们走吧!」酒足饭饱后,我提议。

「好的,也差不多了。到我那儿去坐坐吧」李朝邀请我,她自己租了个小套。

我说:「好的。那她们呢」

「她们住我那儿。」我很开心,我喜欢和她们聊天。

到了李朝的住处,几个人在沙发上坐下,我旁边是阿楚,阿楚边上是阿环,李朝单独坐一个单人沙发。

大家都有了点酒意,说话就容易了。

「嗳,你们说知道各人的全部,都有些什么啊」

「什么都有,包括茶室的故事。」阿环笑着说。

「听说你很厉害的,是不是」阿楚拍着我的肩膀说。

「沒有啦!李朝,你说了什么啊」

「她们问我有什么故事,我就都说了。」

「我要上厕所,嘘嘘。」阿环站起身,扭向厕所。我突然发现,她的身段极诱人,从比例上看,屁股大得惊人,同时又很翘。我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鸡巴。

「喂,李朝,他看了看阿环的背影就有兴趣了!」阿楚在边上起闹。

「真的吗,想要」李朝问。

「你把他带到房间里吧,他要憋坏的。」阿楚说。

「我要憋坏了,就强姦你。」我趁机摸了一把阿楚的胸部。「李朝,我们进去,谗死她们。」我起身去拉李朝。

「到哪里去就在这里吧,我们好姐妹也可以看看。」阿环走了出来,边走边整理裙子。

我狐疑的看了看她们:「你们是不是同性恋啊」

「哈哈哈……」她们笑作一团,互相看看了几眼。

「李朝,上啊!」阿楚叫着。说完,阿楚和阿环拉着李朝推到我的身上,我赶紧抱住,嘴里说道:「你们別这样。」她们大笑。

「好了,开开玩笑的。」阿楚说:「热死了,我去洗个澡。」

「你们坐会,我到我朋友那儿去一下,等下回来。」阿环说。

阿楚站起来走向卫生间,哼着小调,扭着屁股,同时还脱去了上衣,回过头朝我一笑,用一种故意淫荡的姿势和口气问我:「怎么样」

说实话,真的很好,但我却故意说:「沒什么啊,看不到东西,有种你把裤子脱了。」

「想看我屁股沒问题。」这个骚货真的把裤子给脱了,我操,背对着我,屁股又大又圆,她哈哈一笑,也不转身,进了卫生间。

我半天沒缓过劲来,问李朝:「她怎么这样」

「沒什么啦!你和我有过,她知道的,我们仨真的不避忌。你要喜欢,只要她愿意,你可以和她来的。」

我目瞪口呆,情绪激动,伸手揽过李朝,去摸她的大胸。

「我把衣服脱了吧,反正在家里。」李朝站起身,在我面前脱衣服,一丝不挂。完了后,拿起衣服走向卧室:「我把它放好。」

过了一会儿,她出来了,边走边问我:「喝水吗」

「好的。」

她弯身取水,乳房低垂,肥臀高翘。

「你热的话,也脱了吧!」

我想着里面的阿楚,指了指卫生间。「沒事,她见得多了。一会出来她肯定沒穿,我们在家老喜欢光着身子,习惯了,无拘无束的舒服。」她把水递给我,帮我解开衣扣,完了,把我的衣服也拿到里间。

我光着身体,阴茎勃起,看着她赤裸裸的在我面前走来走去。

电视上正放着小甜甜的演唱会片断,这是我喜欢的歌星,我对着她打过很多次飞机。其实,意淫的感觉也很好。

我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阴茎上,抚弄着。阿楚的脖子以下很像小甜甜,我心里想着她的屁股,手淫就有了点快乐。

后背感觉到有个柔软的物体,李朝在我身后抱住了我,同时用一只手来摸我的鸡鸡:「那么大了。我在家裸体的时候,我老公也这样,他的比你还大呢!我经常有高潮,他对我真的很好。」

「那你还和我乱搞」我有点酸。

「这是两码事,他知道也不会生气。我这一辈子会对他好,不会和他离婚,但我需要快乐。」她搓着我的阴茎:「我老公的阴茎沒包皮,硬的时候挺好看,特別是射精的时候,一跳一跳的,突然有东西喷出来,太有意思了,我经常让他当我的面射精,好在他也喜欢。」

「那你老公不是很惨」

「不会啦!他是个工人,开车的,身体很棒;我是个大学生,长得也不错,你想,一个工人对着一个美丽的、有文化的女性性交射精,精神上的满足度有多大我一发骚,让他幹什么都可以,你说是不是」

我沒回答,反手去摸她的屁股,肥大得令人嚮往。我转过身,与她正面相对端详着她的一切。乳房肥大,有点下垂,但真实;腹部稍鼓;阴毛浓密,漆黑,大腿圆润,整体皮肤白皙,一切的一切,充满了肉慾。

我是一个喜欢大屁股的人,我享受阴茎和柔软的肥臀接触摩擦的感觉。于是我转向她的背后,从后面抱住她,阴茎顶着臀沟,双手轻轻地抚摸她的乳房和阴部。我用手拨着阴毛,慢慢地滑向她的阴道口,有点潮湿,沒流水,我用两根手指轻轻的伸了进去,缓慢的搅动着,她哼了一声,我的手指感觉到了湿滑。她转过头来吻我,我们接着吻,她的阴道更湿了。

「我们坐下吧」她建议。

「好的。」

我先坐了下去,她还是背对我,分开了两腿,扶着我的阴茎,对了对位置,慢慢地沉下了她的屁股。阴道已经湿润了,进去比较顺畅,她把屁股上下左右动了几下,以便让阴茎处于一个合适的位置,最后,完全坐下。

「我喜欢让男人的阴茎插着的感觉,这样坐着聊天、看电视都很好,有多方面的享受。」

「我也喜欢。」

她扭了几下屁股,让我感觉到一些冲动。

「男人的东西在我里面,我觉得充实。」

我沒说什么,心里愉快。

「你可以看着小甜甜,我来动,想像是在和她做爱。」她上下套动起来。

那一会,我真的以为是小甜甜的大屁股在套我的阴茎,而我手中捏着的是小甜甜的豪乳。我有点想射,赶紧在她的乳房上使了使劲。

她停了下来:「刺激吗休息一会儿吧!」真的很善解人意。

「好的。」我也不想太早射出。

我们就这么插着聊天,不时地她动一下屁股,我捏一下她的乳房和阴蒂,大家都乐在其中。

「吱」的一声,「热死了,」阿楚从卫生间湿漉漉地冲了出来,手拿浴巾,擦着身子。「外面好舒服。」她边说,边擦着乳房走向我们。「你们倒真的很享受啊!」看见我们插着的样子,她不以为然的说了句,站在了我俩的面前,弯了弯膝盖,擦着阴部的水。

李朝站了起来,拍了一下她的屁股:「那我去受苦吧!」走向卫生间。

我的阴茎完全暴露在阿楚的眼前,「不错嘛!」阿楚在我身边坐下,用手捏了一下我的阴茎:「挺硬的,还沒射吧李朝走了,自己搞定吧!」说完大笑,乳房乱颤。

我轻抚阴茎,侧身相望。这婆娘有点年纪了,约36左右吧,脸上笑起来有明显的皱纹,乳房巨大,下垂也明显,从身体全面看,非常成熟。问题是,这具成熟的女体,却勾起我强烈的慾望。

「看什么想操我我可沒什么兴趣。」

「你不喜欢做爱」我有点吃不准。

「这要看心情的。你以为我当着你的面光着身体就是要做爱啊」她用浴巾继续擦着头髮,乳房晃来晃去。

「怎么样才会有兴趣呢」我摸着自己的阴茎问道,电视上的布兰妮正在踢腿、扭臀。我加快了动作。

「你好无聊哦!当我的面手淫。」

「第一,我喜欢;第二,你身上肉多,性感;第三,你看着,我刺激。」我简明扼要的回答。

「变态!」

「不是变态,这是另一种感觉。不信你试试当我的面手淫有什么感觉」我挑逗着。

「你以为我沒试过看好了。」她放下浴巾,将一只腿搁在沙发上,往阴道里伸进了两个手指,快速的动了起来:「怎么样看着过瘾吗」

「不错。」我也加快了频率,精液唿之欲出。

「开门!」门外传来了阿环的叫声。

「你去开。」阿楚说道。

我拿起她的浴巾挡着下身,走过去开门。

阿环翩然而入,「有沒有搞错都这样了,你还挡什么挡!」她拉掉了我的浴巾:「阿楚,你怎么沒有点新意还是喜欢当着別人的面自摸。」

他妈的,原来是她引诱我。

「我喜欢,刚巧,他也喜欢,我们就一起切磋啰!」她毫无停息的意思,神情专注,双眼流离。

「要来了」阿环问她。

「別吵。快了。」

「喔……」一声长叫,阿楚倒在了沙发上,一动不动的喘着气,手指还放在阴道里。

「真是羡慕你,经常可以自己达到高潮。」阿环拿出一支冰棍舔着。

「怎么了这么吵!阿环,你回来了」李朝光着身走了出来。

「狗男女在手淫呢!阿楚又高潮了。」

我实在有点忍不住,拉过李朝说:「来一下吧!」就去插她的阴道。

「別这样,你用阿楚的吧,我刚洗干净。阿楚,帮个忙吧!」她把我推向阿楚。

「无所谓,来吧,借你用一下。」

阿楚的姿势沒变,阴部大张着,我跪在沙发前,轻易的就进去了。我使劲地动着,她的阴道有些松,但却很滑爽,我觉得很愉快。

李朝和阿环笑着看我乱动,阿环隔着裤子在摸自己的阴部,李朝在我屁股上推了几下:「加油!」随即坐到阿楚的身边,去摸她的乳房。

我使劲地抽动着,快要射的时候说了声:「来了。」这时,阿环叫道:「慢点!」随即把我从阿楚的身体里拉出来,用手握住我的阴茎:「我来,我来。」她用手使劲地套弄着我的阴茎,并把龟头对准阿楚的胸部:「射在她身上。」

终于,在阿环的小手下,我临界了,我将手伸进阿环的裤子,捏住阿环的屁股、摸着她的阴毛,同时将手指伸进阿环的阴道一阵乱戳,阴茎在阿环的手上跳了几跳,对着三人射了出来。

「好多啊!」阿环满脸兴奋,手不停地套动着。

我精疲力竭,倒在阿楚的肥体上,脑子里想着:『被女人强姦真好。』

「阿环,你弄得我一身都是,我沒力气了,帮我洗洗。」

「好的。」阿环脱着裤子应了声。我把头枕在李朝的乳房上欣赏着。

(四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首先感谢各位的捧场,使我有激情继续写下去,希望喜欢;第二,希望能得到一些建设性的意见,以便故事情节更加完善;第三,针对有些朋友的怀疑,本人qianjin在此再次申明,此系列绝对是我的原创,现第一时间发表在海岸缐,如各位在其它论坛看见,可以根据时间来判断真伪,如不是我的签名,就是盗版,他一定比海岸迟。

用下半身思考,其实也很辛苦,请各位多多少少对我的不完善处给予宽容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李朝的肚子很柔软,射精以后我侧身躺在上面,她的双乳刚好悬搭在我的脸上,感觉很香艷和舒适。她刚洗完澡,身上有一股香味,我脸的下方刚好是她的阴毛,蓬蓬松松,不时撩着我的脸颊,让我充份感受女性裸体的质感和诱惑。射精以后的阴茎是弱小的,斜歪着,有气无力,李朝温柔地捏揉着它,满脸爱恋。

「你的东西很好玩,大小相差那么多,大概有五倍吧」她用手指比划了一下。软了的阴茎,包皮显得特別长,她俯下身体,仔细的把包皮翻了下来:「龟头很红啊,痛吗」她用食指轻轻的碰着尿道口,又用另外一只手捏着龟头,使得尿道口张开:「很嫩,很好看,和我老公的不一样。」

「你经常这样看这东西吗」我问。

「是啊!我是医生嘛!」

「那和你老公的有什么不同」

「我老公沒有包皮,他的龟头是黑的;而你的很红,像小孩的一样。」

「哪个比较好」我摸着她的阴唇问。她的阴唇有些大,我拉扯着。

「都好。」她扭了扭屁股:「他的阴茎很黑,软的时候也很大,不过硬起来也长不了多少,比你的硬一些。他插我的时候可以不用手帮忙的,可以腾出手来摸我其它地方,只是有时侯会把我的阴唇带到阴道里去,那就会有点痛。」她一边说,一边摸,我的小弟弟有了点反应。

「那我的岂不是不太好」

「沒有啦!包皮长的阴茎,任何时候插进来都可以很好的工作,又不会痛。你要知道,女的在沒插入之前并不是总会湿的,这样就不太滑,这时有了包皮做滑埝就会很舒服。所以做爱时阴茎有包皮对女的还是好的,只不过要洗干净。」她的手轻轻地捏着我的睪丸,阴茎有些硬了。

「你要把我弄硬吗」我在她的阴道里伸进两个手指搅拌着。

「你吃得消吗」她笑道。

「你要想的话,我就吃得消。」我试图伸进三根手指,但有点困难。

「那我帮你舔舔,你玩我的下面,我喜欢你伸进去的同时再弄我的阴蒂,肛门也可以。」她在指导我,同时把我的头放在沙发上,用69的姿势一只脚放在地上翘着大屁股趴在我身上,她的嘴含住了我的阴茎,手摸着我的肛门边缘。

这给人的刺激很强烈,我感觉阴茎在她的嘴里明显膨胀了,龟头有点痛。她从嘴里拿出阴茎,翻下包皮,用舌头尖舔着尿道口和冠状沟,痛感减轻了些,取代的是快感。她嘴里轻轻的哼着。

由于含着阴茎的缘故,她的下面明显湿了许多,我再次试图伸进三个手指,很顺利地进去了,手指边缘感觉到了阴道的紧张,这女人的阴道弹性真的很好。我拉开了一点距离,欣赏着她翘起的大臀,像个满月,雪白,极漂亮。我忍不住去吻她的肥臀,触感柔软而有弹性。

这时,她用一只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肛门,我明白她的意思,将头靠近,伸出舌头去舔。她的肛门很紧,菊花状,干净无味。当我的舌头触及的时候,她的肛门迅速地收缩了几下。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使劲地舔了几下,她叫了,阴道里水流成溪。

「来插我吧!」她从我身上爬下,躺在地上,举起双腿等待着。这个姿势很是淫荡,我沒有马上上去,而是在一边欣赏。

「快点!」她催我。

「慢慢来,让我看看。」她的阴毛已经湿透了,黏在一起,整个屄散发着春意。这是一个骚屄,我心里想着,顺手拿过一个可乐瓶,将小头塞了进去。

「什么东西我要你的X。」她叫了一声,讲着粗口。

「先试试这个可以吗」我温柔地问她:「我想玩一下你的屄。」

「好吧!」她有些无奈。

我用可乐瓶小头抽插了几下,拿出来换了另一头,问:「瓶底进得去吗」

「你试试吧,应该可以,只是小心点。」

我用手分开阴道口,旋转着可乐瓶,慢慢地,它真的进去了。

「感觉怎么样」

「很涨,有点太硬了,不过还可以。」

「以前你试过吗」

「沒有,阿楚给我放过一个橘子,那比较软一点。」她回答。

「你和阿楚居然玩这个!」

「谁在说我」这时阿楚从卫生间里出来了,还是裸体的,双乳晃来晃去。「你们又开始啦,你身体不错哦!」她走到我跟前,拉过我的头,在她的阴毛上摩擦了几下。

「一起来吗」我问。

「你玩你的可乐瓶吧!李朝喜欢的,我看电视。」她坐在我边上两腿大开,阴毛浓密的阴部很是肥厚。

「哇!又来了。」阿环也裸着身体走了出来。她的身体和容貌我最喜欢了,身材匀称,全身上下沒有多馀的肥肉,阴毛稀少,隐隐可见略微有点外翻的大阴唇。我一见她的裸体,顿时就极兴奋,拿出李朝屄里的可乐瓶就趴了上去,李朝赶紧用手将我的阴茎塞进了她的屄里,扭起了身体,我上下快速的抽动着。

「阿环,来,坐我边上,我们看电视。」阿楚招唿着阿环。阿环坐了下来,两腿盘着。

我和李朝在她们前面运动着,不时调换着姿势。

「你们俩別乱动好吗影响我们看电视。」阿楚叫道。

「那就看我们好了。」李朝嘴里乱哼,淫荡的说着。

「有什么好看的,还不如自摸呢!阿环,你来摸我好不好」阿楚拉过阿环的手放在自己的阴部。

「我们自己摸自己吧!」阿环眼睛盯着我和李朝的交匯处,抽回了手,放在自己的阴部揉了起来。

「还好姐妹呢,自己摸就自己摸。」阿楚将两只脚都放到沙发上,半蹲着,眼睛看着自己的阴部,用手分开阴唇研究了起来:「我的屄怎么这么黑啊」

「你玩太多了。」阿环搭着腔:「成天自己搞自己。」

「真的,阿环,我现在不知怎么回事,就喜欢手淫,上星期日我在家搞了四次,老公回来操了我一次后,在他面前我又自摸了一次,完了后,看看阴蒂都红了。李朝,你是医生,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啊」

李朝翻过身体坐在我身上,上下套动,一边也拿出一只手自摸自己的阴蒂:「应该沒病的,你是到了这个年纪了。上次你给我弄了以后,最近我也喜欢边做爱边手淫,特別舒服。」李朝使劲地扭着屁股,揉着阴蒂。

「那就好。」阿楚说着,拿起了李朝用过的可乐瓶往屄里塞。

「你怎么什么都往里塞啊,不难过啊」阿环停止了自摸说道。

「你沒试过不懂的。」阿楚应着,可乐瓶的底部已塞进了有两厘米。

阿环侧身看着阿楚的阴部:口子大张阴道口紧绷,「你不痛啊真变态。」

「人各有志,阿环別管她了。」李朝喘着气说:「阿环,好舒服哦!阿环,哦……哦……」

「你叫我幹嘛你叫你底下的呀!」阿环站了起来扭着身体走向厨房:「我去拿冰棒。」她的背影阿娜多姿,屁股的扭动幅度故意大了很多,配上柳腰的摆动,我突然有点忍不住的感觉,赶紧抓了一下李朝的肥屁股。李朝停止了扭动屁股,但继续搓着自己的阴蒂问我:「怎么样,忍不住了吗我不动,我不动。」

「换个姿势吧,我歇会。」

「好的。」李朝从我阴茎上退出,拔出时,带出了淋漓的淫水。

我坐回到沙发上,让李朝背对我坐了上来,摸她的奶。

李朝继续摸她的阴蒂,「你別动,忍一会儿,我自己来。」她用摸阴蒂的手指慢慢地伸进自己的阴道,指腹朝上,摸索着。我的阴茎在这种情况下很紧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」李朝大概手指触到了G点,极其兴奋,随着「啊」的一声,我的阴茎感觉到她的阴道剧烈收缩,她大腿紧绷,全身僵硬。

「李朝来高潮了,你快插她!」阿楚乱叫,屄里的可乐瓶加快了抽送频率。

「不行了……」李朝瘫倒在我身上。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她高潮的样子,虽然她有手淫,但却也有我的功劳。我感到有些满足。

「搞定啦」阿环走了过来,阴毛在我面前飘动。「你还沒射啊第二次是要长时间一点。你来吧,喜欢我摆什么姿势要不我把你弄出来」李朝问我。

「你跪着吧!」我的阴茎感觉到她的阴道已经松了下来,跪着会紧一点。

我在李朝的后面努力着,阿环站着看我们,阴毛还在我的眼前飘着;阿楚的大黑屄随着可乐瓶耸动,空气中瀰漫着阴道的味道,眼前的香艷无法盡述。我感觉充满了活力,阴茎似乎比平时硬了许多也粗长了许多,性交的美好滋味在这时得到了充份的体现。

阿环对我是有吸引力的,我喜欢看女人的屁股。我对阿环说:「阿环,你能不能转过身体,让我看你的屁股」

「我的屁股好看吗要不要看我的小屄屄」她曲膝用手扳了下阴部,红红的在我眼前一闪,我的阴茎紧动了几下。

「你自摸我看好吗」我要求。

「我又不是阿楚,自摸狂。我不要,要不你来弄我吧!看你们搞了半天,我也有些兴动了。」她建议。

「可以吗」我问李朝。

「去吧,反正我也洩过一次了,我歇会。」李朝不在意的说。

我拔了出来,走向阿环,抱起她的一条腿站着就往里插。

「等等,先洗一下,都是李朝的东西。」她拖着我走向卫生间,我只有强忍着跟了进去。

她打开莲蓬头,试了一下水温,就拿过来对着我的弟弟沖了起来,一边还用手帮我搓洗着。我抱着她的脖子,摸着她的阴户,心里感叹着人生。

阿环是美丽的,这种美丽使得我被李朝和阿楚所激起的肉慾减少了很多。就好比嫖妓,你对一个鸡的满意程度大体是因为她的肉体,比如乳房和屁股,这沒错,但你决不会喜欢上她。而阿环给我的感觉是我可能会爱上她,这令我有人的感觉。

阿环在用肥皂洗我的阴茎,我摸着她的身体,想把手放进她的阴道,但又怕冒犯了她。

「你的东西很硬,很大,比我以前弄过的都强。」阿环的话把我拉了回来。

「你有很多男朋友吗」

「沒有啦!除了老公外,只有三个。」

「李朝说她老公的比我大,我还以为我的算小的呢!」

「她老公的是很大,也很黑。」

「你见过」我有点惊诧。

「见过,有一次在她家,还有阿楚。但我沒试,阿楚试了,后来还老说要再试。」

「李朝可够放荡的。」

「其实李朝人挺好的,她老公沒什么文化,我有点看不起,所以沒兴趣。李朝对她老公还真的不错,她只是生完小孩后性慾有些强,我们仨在一起的时候,她老和阿楚互相玩,还要我在边上看。」

「你们经常三个人和男的玩吗」

「怎么可能啦就一次,还是和李朝的老公,我都不算参加者。她老公当时特別想上我,我可沒兴趣。不过我在旁边看着,她老公显得特別勇勐,把阿楚都弄傻了。」说完她忍不住笑了。

我心里很开心,这意味着她愿意和我性交,至少是接受了我。我揽过她的头和她接吻,她脖子僵硬了一下,接受了,闭着眼睛,很陶醉。

「你来舔舔我好吗我从沒试过。就在这里吧!」

「好的。」我怎么可能说不好的呢

她把我沖干净,用手不停地玩着:「我喜欢玩这个,还喜欢看它射出来。这点李朝和我一样,上次她让她老公在我们三个面前手淫呢!」她又红了红脸。

「你把腿分开。」我把她抱上洗脸台,分开她的腿,看了起来。她的阴户特別嫩,阴唇是粉红色的,我忍不住先亲了一次。「你沒生过小孩」我问。

「沒有,做爱也不多。我老公不行的,奇怪的是我也沒很大兴趣。你是个例外,可能是被她们俩激发的。哦……哦……」

我把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,尽管舌头很酸,但我还是努力地搅动着,因为她的「哦」声说明了她的喜欢。我又去舔她的阴蒂,每一次都令她一激灵。这是个敏感的女人。

「你进来吧!」她摸着我的头说。

我抬起头,只见她双眼迷离、面颊粉红,非常的可爱。我插了进去,随即抱起了她,下身使劲。

「我们出去吧」

「随你。」

我插着她的屄,抱着她走了出去,厅里的女人欢唿了一声:「阿环,终于被我们看见你做了。」我相信,阿环在里面和我说了真话。

我将阿环放在沙发上,将她的双腿搁在我肩上,带着对阿环的爱怜,对着她粉红的私处奋进。身边的两个女人搂抱着,互相的手在对方的阴道里抽插……

这一夜,我精疲力盡。